• 幸福安心 发表于:2017年6月26日 16:36:04 | 只看该作者 楼主


     

    一九八四年 庄稼早已收割完

    女儿躺在我怀里 睡得那么甜

    今晚的露天电影 没时间去看

    妻子提醒我 修修缝纫机的踏板

    明天我要去 邻居家再借点钱

    孩子哭了一整天哪 闹着要吃饼干

    蓝色的涤卡上衣 痛往心里钻

    蹲在池塘边上 给了自己两拳

    这是我父亲 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青春 留下留下来的散文诗

    几十年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可我的父亲已经 老得像一个影子

    一九九四年 庄稼早已收割完

    我的老母亲去年 离开了人间

    女儿扎着马尾辫 跑进了校园

    可是她最近 有点孤单瘦了一大圈

    想一想未来 我老成了一堆旧纸钱

    那时的女儿一定 会美得很惊艳

    有个爱她的男人 要娶她回家

    可想到这些 我却不忍看她一眼

    这是我父亲 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生命 留下

    留下来的散文诗

    几十年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可我的父亲已经老得像一张旧报纸

    旧报纸 那上面的故事 就是一辈子

    0 0
    同时分享至:
    9阅读 | 0回复 | 举报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才能回复 登录 | 注册